当前位置:首页 > 超八成80后打工人遭遇“职业瓶颈”:再培训能否“突围”?

超八成80后打工人遭遇“职业瓶颈”:再培训能否“突围”?

2021年01月06日 14:06:19 文章来源:21世纪经

一方面是汹涌的需求,另一方面却是很多打工人缺乏时间、金钱甚至足够的目的性,这些让不少职场再培训缺乏可持续性。

随着00后逐渐步入职场,很多80、90后的打工人“坐不住”了。

此前,人社部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联合阿里巴巴钉钉发布《新职业在线学习平台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指出,在职业发展方面,80后曾遇到过职业危机或职业瓶颈的比例最高,达到83%;90后的比例为82%。

为此,很多人决心接受职场再培训。《报告》指出,95%的用户认为学习新职业、提升自身发展潜力是走出职业危机的关键因素。

那么,职场上的再培训,对打工人来说容易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期采访了一批80后的打工人,发现一些人正在努力进行再培训甚至最终成功转行,但也有一部分人在职业培训上经常“有心无力”。

近日,刚刚进入互利网行业不过3年的柳旭(化名)就是如此,他2020年已满39岁,在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团队,难免感到焦虑,“我的工作职位处于一线,还没有工作经验,得跟刚毕业的年轻人竞争工作岗位。”

由于工作太忙,参加线下培训班不现实,柳旭购买了一些时间更为灵活的线上课程培训,“学习时间不定,有时间多学点,没时间就没学了。”

尚德机构相关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市场规模来看,综合德勤、艾瑞等多家机构研报,在线职业教育有望在未来几年保持15%左右的复合增长率。

职场35岁“再培训”压力


步入2021年,最早一批80后打工人已经40岁,90后打工人也步入30岁关卡。

30而立,40不惑,但不少80、90后的打工人却开始为职场发展而挠头。

根据《报告》,相对于其他年龄群体,90后最担心失业,有79%的90后担心失业。此外,数据显示,96%以上的职场人士希望学习新职业。其中,提升职业发展空间、掌握新技能、为未来做准备成为职场人士学习新职业的主要原因。

职业再培训的需求正汹涌而来,这要求80后、90后打工人们必须在工作之余拿出足够的时间。而在他们之中,也出现了成功转型甚至转行的人士。

在深圳工作的童丹(化名)2020年已满36岁,此前从事物流行业,负责国外市场。2年前,出于转行的需要,她考取了小学英文教师资格证。目前,她在某培训机构担任英语老师,她对当前的工作比较满意。

与已经成功转行的童丹相比,32岁的迟华(化名)正在准备司法考试。他目前从事国际贸易,在所在的外资公司主要负责销售和公关。“这个工种应该不算吃青春饭,但大环境、行业发展的各方面趋势,让我们的效益一直在降低。”

他告诉21世纪经济记者,受海外疫情影响,2020年的业务和收入都减少,现在处于半停摆的状态,公司也出现了裁员的情况,“员工已经走了三分之一,他们30岁左右,有些是自己选择离开的,我也觉得没什么继续留下来的意思。”

除了对行业前景不是很看好,薪资水平和工作焦虑也是促使其考证转行的重要原因。迟华认为,“过了30岁以后,如果收入没有像前几年那样快速显著增长,做的事情比较重复,大环境行业很乱也进入下坡,想考多点证会选择更多,或许是找安全感。”迟华说。如果顺利通过法考,他打算寻找律所的工作机会,往律师方面发展。

尚德机构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随着劳动力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用人单位往往优中选优,对人才的学历、职业技能等提出更高的要求,特别是35岁之后的职场人则会面临发展缓慢、晋升空间不足等问题。

因此,为了提升自身竞争力、寻求职场上的突破及更加广阔的职业发展空间,目前很多职场人有学习新职业的需求,尤其是很多35岁之后的职场人士选择再培训,这是一种较为普遍的现象,也说明终身教育正在成为一种趋势。

硬需求:延长职业寿命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后了解到,把“法考”作为转行重要一环的,数量颇多。

他们一方面认为目前的工作不具备可持续性,另一方面又认为法考具有相当的难度,可以延长自己的职业寿命。

比如,2020年40岁的王凯,他本业是电信行业销售,负责渠道销售,通过代理商卖企业产品。“我们是卖电话的,算是夕阳产业,现在很多家庭都不用固定电话,固话生意越来越差,日渐走下坡路,职业寿命不长。”

另一方面,作为一个销售,年龄不小的他也看到了自身的局限,销售行业的员工平均年龄大概是35岁,年纪比较大的甚至有可能被公司辞退。这也是他打算转行法律行业的直接原因,王凯指出,转律师可以延展一下职业寿命,而且是自由职业,能够灵活安排自己的时间。其实任何一个行业都需要懂法律的,所以他看好法律的未来。

除了转行之外,如何在现有职业上深耕并可以长期干下去,也成为不少职场人需要考虑的问题。

比如,唐佳(化名)考证并非为了转行,而是往本行业更专业的方向发展。她现从事水利水电工程咨询工作,主要做针对水电工程移民的第三方监督评估,加班比较少,出差比较多。“我们行业的模式是熬资历,也就是年纪越大其实越吃香。但我本行和要考的证有一些距离,不完全相关。我是想往更专业的方向转,所以还是想在职考一个证,想通过考证来更多地学习。”

考证一方面让唐佳在工作之余一直保持学习,提高自我认可度。另一方面,考试对于她以后在单位晋升有帮助,收入也会提高,而且增加了跳槽资本。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疫情导致很多打工人对于工作稳定与延长职业寿命的需求增长,也提升了再培训市场的规模。

艾媒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知识付费行业运行发展及用户行为调研分析报告》显示,中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期间,有63.1%的知识付费用户购买过知识付费产品,主要以职场技能类内容为主。

尚德机构相关负责人指出,相较2020年1月疫情前,2020年11月线上用户对成人类教育培训机构的需求同比增长了174.7%。作为专注于为成人服务的在线教育公司,尚德机构第三季度新生注册人数突破14万人,同比大涨47.8%。

“预计2020年在线职业教育市场规模超过3000亿,增长率18%,创历史新高,用户数相较2019年新增近1000万。”他表示。

如何突破培训困境?


但是,一方面是汹涌的需求,另一方面却是很多打工人缺乏时间、金钱甚至足够的目的性,这些让不少职场再培训缺乏可持续性。

柳旭就是如此。作为“半路出家”转入互联网行业的“新丁”,他早就主动接受再培训,苦于线下没时间,他选择了线上,参加过一些免费网络培训,并于2020年9月购买了一个网络培训课程。在他看来,收费课程有训练内容,比免费课程更好,不过考虑到经济能力有限,他只愿意承担2000元以内的课程价格。

同在互联网行业工作、2020年已满42岁的赵军(化名)也遭遇类似的情况,趁国庆假期尝试参加几天的线下Linux培训班,感觉意义不大、效果不好就放弃了。

他指出,工作线下培训所花费的时间成本高,工作比较忙无法抽出时间,两者之间难以平衡。所以,他以自学为主,“上班的时候学,结合项目学,时间不好说,就是不断拓展自己。如果有机会遇上不错的线下培训班,我可能会继续参加。”

尚德机构相关负责人表示,成人在线教育有以下几方面特点:第一,受众群体多样化,涵盖了在读学生、企业在职人员、失业待业人员、自由职业者、工人农民等各类人群,直接决定了职业教育培训的形式多样化;第二,付费者即为服务的享受者,反馈较为直接、及时;第三,成人面临工作和家庭压力的双重压力,精力有限,很难坚持学习,用户留存和用户忠诚度是一大挑战。

“根据尚德的数据,目前,MBA等硕士研究生考试培训最为火热,同时自考、教师资格证、会计等项目的考前培训及其他职业技能培训等也大受欢迎,职场人愿意为在线培训付费的金额区间主要集中在一万元以内的档次。”他指出。

目前,确实有不少打工人感受到了考证培训背后的盲目性,以及时间和金钱上的压力。王凯指出,他身边也有考证的朋友,但实际上转行的很少。而如果不打算转行,即使考了证也基本没用。

一位参与培训的人士指出,通过培训转行或者深造,从来不是一个容易的过程,甚至意味着从零开始。这一方面需要确定自身培训现在的目的和未来的目标,而不是单纯的利用培训对抗职业焦虑;另一方面,也需要投入足够的金钱、时间,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如果遇到报考疑惑,可点击免费咨询,一对一报考指导
报考
提醒
报考
咨询

1对1报考咨询服务

关注
公众号

关注尚德机构官网

APP
下载

下载尚德APP